栖凰木

【繁星】肉文整理1-6

小努力喜欢吴先生✨:

目前为止一共六篇  


这六篇三观都是正的 


没什么预警 都是甜的


放心阅读


有打不开的告诉我


或者直接进能打开的那一篇上微博看


1. 现实向 乱写的


2. 现实向 可爱多 拐杖


3.现实向 17年跨年背景


4.非现实 健身房


5.伪现实


6.非现实 师生

一个整理合集

是天使呀👼: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Chapter  22


Chapter 23                   Chapter  24


Chapter  25                  Chapter  26


Chapter  27         Chapter  28-1       28-2


Chapter  29                  Chapter  30


Chapter  31


-------------------------------------------------------------


关于这篇同人
标题:《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内容:现背,YY,he
           主角:f和x
           配角:多到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文笔渣,初次写文,求个圆满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脑中的小故事,大家一起磕繁星吧😘


偷偷说一句:副cp是灿兴,不喜勿入😘

小福利

烟雨明清:

之前有小可爱问我要txt,我把能整的都整了,各取所需~


老规矩,自己看看就好,禁转载禁商用哈~


 


《一步之遥》:百度云 (启深现代AU)


《小村大事》:百度云 (乡村爱情故事)


《傲罗》系列:百度云 (魔法学院霆深)


《Magnet》:百度云 (何瀚x吴邪/耍流氓的假ABO)


 


还有俩发过的:


《老九门网吧隔壁开了一间青云面馆》:百度云 (张启山x张小凡)


《直到海平面的尽头》:百度云 (陈霆x晓波/ABO)


 


哎,怎么看上去好少啊,接下来写啥呀 TUT


 

baixiaorou:

《锁骨观音》第一集 修复完成: 链接


《斩春风》   第一集 修复完成: 链接


《三世书》全文下载:链接

【彭泽阳X韩彬】Blue mountains

一树:

【彭泽阳X韩彬】Blue mountains


 


艺人设定AU


《闭嘴,爱吧》的韩彬小哥哥还没被放出来,不管了先用着吧,反正是OOC。


 


 


 


 


By the light I'll say I love you


We'll be hanging there right under


Blue mountains for the heart of me


 


 


 


1.


 


不仔细看通告总会踩到雷。


相信经纪人和公司永远不如相信自己。


 


韩彬看着固定MC名单上彭泽阳的大名发愣。


“怎么回事?”


 


“??????”


韩彬指着被拿圆珠笔重重圈起来的名字,火气憋在肚子里,最终选了平和的方式。


“同时邀请我和他,节目组脑子进水了?公司也同意?”


“同意啊。”经纪人正直的回答。“你们不是和好了么?刚好趁热度炒一波,电视台就是冲这个来的啊。”


 


“炒个屁。”韩彬把综艺节目的策划书丢到沙发上,烦躁的抓乱了刚吹好的发型。


“老大,合同已经签了。”经纪人提醒。


“知道。”他没好气的回答。


 


新闻出在三个月前,项前进叫他去吃饭,包房里摆了三人位。


韩彬在包房里等了二十分钟,攒局的打电话说有事过不来,韩彬刚要问剩下一个是何方神圣,彭泽阳就推了房门,站在门口和他大眼瞪小眼。


 


一顿饭吃的相顾无言,去停车场的时候竟然还被拍个现形。


其后一周,韩彬被CUE的烦不胜烦。彭泽阳精通人情世故,承认和好承认的爽快,还在采访里回顾了一把少年情义。


韩彬答记者提问的时候扳着扑克脸,一脸大义凛然。


“你故意的吧?”他恶狠狠的问项前进。随即又想不明白,自己和彭泽阳和好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我是真有事儿。”项前进也很委屈,他只是想邀故人追忆一把旧日时光,没想要搞个大新闻。


“吃饱了撑着把他叫来干嘛?“韩彬想破了脑袋也不能理解。


”我把Blue Mountain买下来了。“项前进说。


“什么什么?”


“Blue Mountain, Li的酒吧。鼓楼大街张旺胡同,蓝山。“项前进顺溜的背出地址,韩彬早忘记了什么张旺胡同李旺胡同,但他猛然记起那个缺了两个字母的灯牌和钢琴上方要死不活的破吊灯。


”我知道。“他说


“Li要回国养老,我准备把店重新装一下。”项前进解释“想跟你们两个说一声。”


“好”韩彬机械的点点头“知道了,记得把钢琴上面那个破灯修一下。”他提醒项前进。


项前进看了他好一会儿。


“你一直没回去过?你走之后钢琴就撤了,我给你买个新的放在原来的地方吧。”


”哦“韩彬又开始发呆。”那算了。“


 


 


他和钢琴上那盏破灯纠结了两三年。


也不是看不清谱,但总觉得视觉上差点什么。


缺一点点的光亮,就让人哪里都不舒服。


5W的灯泡太暗,10W的灯炮刺眼。


说了很多次,换了十来个灯泡。项前进觉得忍无可忍,要他差不多得了。


”钢琴可是咱这儿最值钱的东西了“他安慰韩彬”你看琴都是你的了,和一灯泡儿死磕个什么劲儿啊。“


 


 


 


2.


 


韩彬从未回过蓝山,他几乎连北京都不怎么去。要不是项前进提醒,他还以为店早黄了。


 


怎么可能呢。


小小的店里出了三个天王。


风水宝地。


 


项前进忙着准备巡演,还没开始折腾新装修,韩彬找守门的刷脸进了店面。


时间过了七八年,店门口的大槐树还是老样子,胡同口开小卖铺的老头儿却皱巴的不成样子。


周遭的店面换了一轮,店里的陈设也让人陌生。


 


钢琴果然是移走了。


 


韩彬吸了吸鼻子,工业风格的装修清爽粗粝,少了当年那种困窘潦倒培育出的破败。


 


 


 


节目是歌曲节目 ,彭泽阳是固定嘉宾,他自己只需要隔一两集过来嚎一嗓子,衣着酷炫走位活泼,收获一众迷妹的尖叫。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节目组的节操——他们不仅挖到项前进买了蓝山,还把他请过来,大有在台上玩眼泪汪汪忆当年的架势。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这种尴尬在大屏幕上放出他们第一次演出的录像时达到顶点。


三个人都人模狗样,一脸MMP的看着录像中穿着30大元T恤带着掉色儿的大金链子的自己穷特么蹦跶。


韩彬觉得自己弹钢琴弹的像嗑药,项前进明显是已经磕多了,简直需要送医院。


最糟糕的是他从头至尾都在和彭泽阳互相放电,电量十万千瓦伏,震的屏幕前的自己毛骨悚然。


 


彼此均是一脸生硬的笑意,周遭人士报以看猴子变戏法的心态鼓掌叫好,感动异常。


有什么可感动的。


韩彬很暴躁。


 


给我五分钟来个即兴LIVE比这酷炫一百倍啊一百倍。


没有黄色紫色的非主流发型,没有大金链子,没有癫痫派的舞台风格。


相安无事的巧妙合作,而非一场粘腻的纠缠。


 


当期节目在热搜榜刷了三四天才稍退了热度,托各种GIF和小视频的福,韩彬几乎把其中最不堪回首的部分看了四遍。彭泽阳和项前进明显事先准备过台词,只有自己在谢谢电视台和节目组。


还是不长记性啊!韩彬看的咬牙切齿。


 


“我和老项、泽阳私底下经常联系,周末有空也会约饭聊聊,看到媒体说我们互相攻击啊什么的,还会调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之类的。”


 


戏里的韩彬临场发挥,大言不惭。


戏外的人咬咬牙,还是没删项前进的号码。


 


拖着行李箱进酒店房间的当儿手机响了,韩彬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摸索房卡开门,手机被夹在耳朵与肩膀间,姿势扭曲。


 


“喂?喂喂?……喂喂?”


“把我的号存着吧。”彭泽阳说。“有空联系。”


“????”


“嘟……”


 


 


 


3.


 


Li 回国的那天,韩彬飞北京去送他。其实从上海飞北京和北京飞首尔的时间距离也差不了多少,专程跑一趟有点太郑重。


 


但他想着反正Li 是不会回来了。


是字面上的意思,又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出钱给他们刻了第一张碟,办了第一场LIVE。


现在所有这些都不会再回来了。


 


项前进看着他泛红的眼眶很是无语,钦佩他十年如一日的多愁善感。


所以他决定换个话题。


“你们私下有联系?”他问。


这个说法没毛病,几天前才通过电话,韩彬缩缩鼻子。


项前进简直大吃一惊!


”和好了?“


这回轮到韩彬困惑了,他实在不能理解项前进的脑回路。


”咱们不是刚上过节目么。”


 


“节目不算。“项前进毫不大意的承认自己此前的虚情假意。”真和好了?“


韩彬被他问住了。


 


”为什么要和好?“他道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干嘛非得和好?有什么可和的。“


 


关心的人往往缺少过问的立场。


身在局中的人看不清四周迷雾。


 


晚上睡不着,干脆把Li临走前送给他的,他们古早的作品集放出来。


韩彬盯着酒店的天花板,听见彭泽阳的声音,气息飘忽,音色温柔。


 


他唱着韩彬写的词曲,和着自己弹奏的吉他。


韩彬又想到那盏要死不活的灯,想到彭泽阳在钢琴边放一个凳子,立好曲谱,低吟浅唱的骗女大学生泛滥的春心。


 


是那盏破灯唯一美妙的光晕,当它打在彭泽阳淡金色的发旋上。


 


当时他们走过胡同里每一扇窗,熹微灯火隔在油泥和灰尘混合出的混沌之后,路灯照映下飞舞的除了幺蛾子还有烟尘。


现在他坐拥这城市无边夜景,霓虹灯映照不寐天空。


 


作出的词曲骗小女生绰绰有余。


可惜唱歌的人早已放下吉他。


 


彭泽阳曾经牵着他的手,两人一起步行两个小时,从张旺胡同口出发,穿越什刹海,沿着紫禁城彤红的宫墙,溜过明城墙的墙根一路走去幸福大街吃烤串。


那时候他一定想不到韩彬有一天会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4.


 


媒体终于对三人半真半假的少年情怀失去兴趣,转头去报导某天后的新恋情。


韩彬得以喘息,决定去澳洲采风,为下一张专辑做准备。


临行前项前进给他看了酒吧的新设计方案,走的是很狂野的部落图腾风格,他还叫韩彬从澳洲给他搞几块完整的皮料。


 


”别上澳洲买了。“韩彬苦口婆心的劝他”冬天北京大街上到处是卖假貂的大哥,你找人扯几块。”


项前进坚决不从,表示只买贵的,不选对的。


“以后喝酒给你打对折。”他还给韩彬开空头支票。


 


韩彬就很震惊!


他觉得这些年来的情义终究是错付了!


万万没想到项前进还打算找他收钱!


 


项前进狠狠伤害了韩彬,徒劳无功地想挽回些什么,于是说“昨天我的节目上来了个星座大咖,她说天称座这个月红鸾星动,你在澳洲一定能碰见美人。”


韩彬一脸的皮笑肉不笑“可别是美丽的毛利人。”


 


 


现在他抛锚在悉尼去往皮克顿的公路上,躲在树荫下下气喘吁吁地等待租车公司送新车过来。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卡宴从在他身边停下。


韩彬心里一阵紧张,心想公路上的劫匪大概不会开卡宴,但万一碰到热情的女粉丝好像也很危险。


 


彭泽阳开了车门出来问他怎么回事。


 


”车抛锚了。“韩彬解释,同时觉得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会碰见彭泽阳呢?


“你怎么也在澳洲?“


”休假“彭泽阳这两年减少了影视作品,美其名曰放空,韩彬觉得其实不过是在养膘。


”你呢。“


”约了个皮克顿独立音乐人。“


”我送你过去?“


韩彬下意识想拒绝,又觉得这样拒绝未免太怂,干脆点头,又给租车公司打了个电话。


 


彭泽阳的车上放着懒洋洋的音乐,气氛被音乐和眼前笔直的公路营造的昏昏欲睡,韩彬的眼睛藏在墨镜后面打量着彭泽阳,努力想把这副胡子拉碴懒散怠惰的模样和银幕上用力过猛故作深情的角色联系起来,乐得简直要笑出牙花子。


 


 


”你好像很开心?“彭泽阳冷不丁地说。


韩彬收住嘴角,心虚地打哈哈”有空调吹,有便车搭,当然高兴。“


彭泽阳没说话,过一会儿又问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韩彬因为跳跃性的思维反应了一会儿,反问他“你干嘛不给我打。”


彭泽阳回答道“是你自己说私下会联系我。”


韩彬哭笑不得,说好的节目里都是骗人的啊!


 


“地址给我。”彭泽阳最后说,“快到皮克顿了。”


韩彬松了一口气,翻出手机查好地址,把手机递给彭泽阳。对方把车靠边停下,打了双闪,对着手机上的地址输导航。


“你最近都很闲?”


“算吧。”韩彬调整了一下坐姿。


“没通告?”


“没。”


“记得经纪人电话?”


“废话。”


彭泽阳停下手里的动作,打开了一边车窗,转头看韩彬。


“你还生气是么?”


“?????”


韩彬愣住了。他以为他们不该讨论这种小言挂的剧情,进入皮克顿市找到地址,彭泽阳把他放下,一切就都算过去了,等他回国,说不定真会找彭泽阳约个饭感谢他出手相助。


 


“不回答那就是了。”彭泽阳自说自话地删掉了导航里输了一半的地址,从车窗把韩彬的手机扔了出去。


“喂你!”


韩彬大叫一声,去掰车门把手——当然是锁住的。


彭泽阳就又打火启动。


“你他妈发什么疯?”


他一脸的难以置信,时隔这么多年,彭泽阳竟然还是可以如此不可理喻,做出的事情让自己恨不得弄死他。


 


“停车。”


他喊到。


“我说停车!”


 


“你去过Blue Mountains么?”


“停车,彭泽阳我警告你。”


“不是酒吧,是Blue Mountains,蓝山,南威尔士州的蓝山,Li年轻的时候曾经来这里旅游,他和妻子离婚后去北京,就给酒吧取了这个名字。”


“放我下去,我不关心蓝山绿山还是红山,马上放我下去。”


“Li跟我说你没回去过蓝山,我就知道你一直生气,换做是我,我也会很生气。但我还挺高兴的,毕竟你还在生气,我怕有一天你连气也不生了。”


“停车,别说了。”韩彬拿手捂住脸,他开始胃痛了。这是一个他本人都几乎要遗忘的老毛病。好几年前彭泽阳突然消失,再出现后签了很大的唱片公司独立出道。之后一两年,他一想到彭泽阳就会胃痛。


疼到冷汗淋漓,搞得他以为自己得了胃癌。


车真的停了。


韩彬胃痛,恶心,头晕,捂着脸在座位上天旋地转。


 


”我回去过两次,最后一次我问Li酒吧为什么叫蓝山。他说因为当时他沿着公路开了很久,后来才搞清楚Blue Mountains根本不是哪一座山峰,是一个区域,它太大了,你以为自己就要到了,但其实永远无法确切的到达那里,你没办法达到一座山脉,或是得到一座山脉。它就在那里,但它不是你的。”


“别说了。”韩彬的声音很微弱,他的胃更疼了。


 


“你怎么了?”彭泽阳完成了自说自话,终于发现了韩彬的异状。


 


对方懒的搭理他。






“要喝点水么?“


他拿出水壶递给韩彬,启动了车子。


 


 


5.


 


彭泽阳在皮克顿郊外掉头,向彭丽斯开去,又在彭丽斯转向去卡通巴。


这条路线他在地图上看多很多遍,熟悉到似曾相识。


 


他问澳洲的朋友,怎样才能到达蓝山?


蓝山太大了。


但你可以去小镇卡通巴,从那里去回音点和三姐妹峰,在观景台眺望整个蓝山峡谷。


卡通巴是蓝山的心脏。


 


 


彭泽阳决定要去到蓝山的心脏看一看。


 


旅程隐秘而自由。


 


半路上还捡到了对着马路发呆的韩彬。


就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车在卡通巴火车站不远处的古堡酒店停下。


彭泽阳扶着直不起身的韩彬去前台休息。


他发现彭泽阳提前预定了房间,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气到几乎晕厥。


他再次毫不知情,而对方从头至尾都有预谋,简直是残酷的往事重现。


 


胃痛引发了精神焦虑进而引发了被害妄想症。


彭泽阳又不知道自己会在半路碰见他。


 


 


“你要吃什么”


彭泽阳出现在他的房间,穿着可笑的印花家居服。


“你怎么进来的?“


“我把多余的门卡调换了一下。“彭泽阳耸耸肩,忽略韩彬脸上愤恨的表情。


“还胃痛么?我让酒店送了点热水过来。”


韩彬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偏头躲过他的手。


“出去。”他警告。


彭泽阳笑的很得意。“不出去,你会把门反锁的。“


韩彬气结。


 


 


服务生送来了热水。韩彬指着彭泽阳手上的一捧玫瑰花瞠目结舌。


“我让他们去买的。“


“恶心!“


彭泽阳哑然失笑“你还是怎么可爱。“


“滚!“


 


“不用把被子抓这么紧,我睡沙发上。“彭泽阳拽着毯子爬上了沙发。


睡沙发上个鬼。


“叫餐么?“


“不叫,睡觉。“


 


 


 


 


6.


 


醒来的时候彭泽阳果然在床上。


韩彬把被子抱的很紧,他只抢到一个小角。


 


韩彬很气恼的坐在床上,八点的阳光很温柔,隔着白纱窗帘落在雪白的床单上。看来昨天他连遮光窗帘都忘记关了。


 


空气里有着两个人安静平缓的呼吸。


一个睡的安稳,一个懒洋洋的不想动。


 


彭泽阳睁开眼睛,发现韩彬正在打量他。


“我是不是很帅?“他问。


韩彬摇了摇头”你的脸胖了,可能过不了两年就要残。“


”这是浮肿。“彭泽阳为自己辩解。


”你又没有熬夜赶通告,哪里来的浮肿。“韩彬这会儿思维很敏捷,非常不好忽悠。


 


”你的胃好点了么?“


”差不多。“


”上午我们去回音点,下午去三姐妹峰。“彭泽阳已经开始新一天的规划。


”不去。“韩彬冷淡的拒绝了他。


彭泽阳并没有受到打击,他把韩彬的手握在手里,亲了亲手背,又转身把韩彬按在床上,给了他一个法式热吻。


 


韩彬象圣女贞德一样把两人分开。


”你要是再乱来我就把你从山上推下去。“他恶狠狠的威胁彭泽阳。


 


彭泽阳悻悻地收了手。


”你以前明明很温柔的。“他感叹。


 


”呵呵“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峡谷。“


彭泽阳指着眼前的景色对韩彬说。


韩彬撇撇嘴,觉得壮观还是比不上科罗拉多。


但是很安静。


 


他以为蓝山会是一片气质忧郁的土地,比如有迷幻的蓝紫色烟雾笼罩,然而今天晴空万里。


 


就是安静而已。


 


其实山怎么会忧郁呢?有花有鸟有走兽虫鱼,山都是生机勃勃的。


 


下山的缆车上彭泽阳偷偷亲了他,在卡通巴旅游巴士上又亲了一回。


 


巴士上稀疏的游客善意的起哄。


 


韩彬突然很希望有狗仔能将这一幕拍下来,然后他们都玩完了,该封杀封杀,一切纠缠就都能有一个终点。


 


他猛然回头,发现彭泽阳正注视着他,两人目光突然相对,后者吓了一跳。


 


他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这样看向彭泽阳的眼睛了。


以至于必须回忆起几个月前尴尬的节目里尴尬到爆炸的视频。


 


视频里的自己是怎么看向他的呢?


 


 


 


巴士里播放着Jenn Grant的Blue Mountains.


 


 


”Over my heart over these hills you'll go“韩彬跟着旋律轻唱。


 


过了好一会儿,彭泽阳说,”Or, I’ll come back.”


 


 


 


7.


 


项前进看着彭泽阳和韩彬一起从VIP通道走出来,目瞪狗呆。


 


彭泽阳把手上的整张羊皮交给他。


 


“你们和好了?”


 


“没有。”韩彬简短的否认,为了防止留下新的爆料,推着箱子走了。


项前进转头看彭泽阳。


“山路塌方的很严重。”彭泽阳向他解释。


“看来修好路要花更长时间。“


 


 


”??????“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以去听一下歌,很丧,但我很喜欢。


 


嗯,今天的我不想更一步之遥,挖鼻孔。






可能需要给鹿哥发终身成就奖



黑道和尚

智子:

https://share.weiyun.com/f9168f63aa7fa228956d0706688ff57b




重新放了微云,不知道能扛多久,百度云真的比以前严格太多,改来改去都不是原来那个意思了。各家链接隔三差五就要翻一次,我修不动了……以及又有一个悲伤的小短篇今天写。

一步之遥 文档整理

一树:

一步之遥


KEY: byle


老规矩,下不了的私信邮箱。


再次感谢亲们!





160914-170914完结文包

咸鱼翻车:

大家好!我是咸鱼翻车。改了个名字,赶紧眼熟kkk(反正都不是正经id,大家爱咋叫咋叫啦


去年的今天我来了这儿,时间过得好快,一向死懒的我竟然坚持写了整整一年6w6!前几天想打算搞个甜饼(?)纪念一下,但真忙fly,这才开学半个月而已,颤抖,不敢想象今年这漫长的学期……。


所以就把先前在这个号写的(包括9篇勋兴在内的)16个短篇做个打包,具体篇目下面有个截图,需要戳这请自取, pw:5x3x(五年高考三年模拟?kkk



新的索引

咸鱼翻车:

倔强地再做一次


————————————————————


文:


【连载中】


[嘟兴] 一心不乱:



[灿兴/All兴] 鬼画符:01   02   03








【完结】


[勋兴] 狼人杀:



[勋兴] 孑然妒火:



[勋兴] 社情填充2.0:   


[勋兴] 娃娃痣:      


[勋兴] 用力过猛:   


[勋兴] 用力过猛2.0


[勋兴] 被Lay扑倒的男人


[勋兴] 吴老汉的烦心事


[勋兴] 我与高考


[勋兴] 饿狼老师


[勋兴] 演技派




[边兴] 暗中观察:



[边兴] 虎视眈眈




[灿兴灿] 人体探险2.0:      


[灿兴] 人体探险


[灿兴] 女同学




[兴勉/All勉] 穿心弩




[辰兴/开度] 岁月菇:





[灿嘟] 社情填充




————————————————————




摸鱼:


生贺 #SHEEP


勋兴 #“请检查”


生贺 #10号枪手




————————————————————




填词:


 咸鱼黑历史大礼包




————————————————————